你的位置:首页 > 新闻动态 > 行业新闻

经济初见好转,股市回升可期

2016-9-22 13:27:27      点击:
最新公布的宏观数据显示中国经济呈现全面好转苗头——作为经济第一增长动力的投资企稳回升;工业和消费增长双超预期回升,呈现“稳中趋升”态势;得益于本币的贬值,外贸发展在无新刺激措施下,终于扭转下滑势头,亦呈企稳回升势头。
不过,中国经济短期警报解除的同时,长期忧虑不仅未能消减,反而有所增加:楼市泡沫再度膨胀、增长刺激重回地产。经济运行中的现实矛盾局面,反映了中国经济转型和创新发展的战略转变道路步履维艰。
可以预见的是,2016-2017中国经济将呈现稳中有升态势。投资仍然是中国经济的第一增长动力,为“托底”经济,必须扭转投资下滑态势,民间投资和房地产投资的下降,是前期市场不看好中国经济前景的最大理由。但笔者一直认为,投资下降局面必将在2016年内终结, 未来投资缓慢回升应该是大概率事件。
2016年5月,中国公布1.6万亿的东北“除锈”计划和4.7万亿的三年交通基础设施完善计划,两项规模合计6.3万亿,增长超过2009年“四万亿”的50%。除了政府引导投资之外,中国还加大了推动PPP落地的进度,2016年后的PPP项目签约率显著提升,从三年前推出时的不到10%提高到了约40%,政策通过PPP“托底”投资态势明了。
我们可以相信,中国政府后续对新增投资的激励措施还会陆续出台。我并不认为当前民间投资低迷,反映了政府投资对民间投资的“挤出效应”,因为财政投资实际上并没有和民间部门争夺资金,当前中国货币过分充裕的情况,决定了财政投资“挤出效应”不会有。另一方面,由于投资结构改变(地产投资比重的下降),当前的投资回落,并非意味着资本形成会有同比例下降,因此经济平稳运行的状态将延续。
对资本市场短期走势(1-3月)有重要影响的是未来6-12月的经济走势,以及同期企业效益变化。在宏观经济总量增长稳定的情况下,未来企业效益的变化就取决于价格变化。预计年内物价形势将继续改善:CPI将在当前低位徘徊,PPI将逐步转正。
对工业企业经营效益有重要影响的工业品价格走势,2016年以来呈现了逐步回升的态势,年内回归正值已成市场共识。PPI自2012年3月进入负值以来,在负值状态已连续运行了66月,企业深受通缩之苦。长期的需求低迷,加上通缩状态,也使得普通制造业的市场“出清”比较充分,大量实业资金“脱实向虚”,出逃实业、流向楼市,实际上也反映了实业在通缩环境下的深度调整。工业“出清”带来了价格的回升,企业效益将伴随回升。从统计局公布的工业企业经营指标看,企业经济效益改善态势明显:库存普遍下降,除上游采掘业仍受大宗商品价格低位徘徊冲击外,2016年以来制造业利润回升态势已然确立。
股市“蓄势、待扬”趋势不变
从货币情况看,流动性不构成资本市场制约,货币存量过分充裕和资金“脱实向虚”状态的延续,直接带来了资本市场利率的下降,使得资产价格高估状况得以持续。降准、降息也随时会来。不过降准只是对冲性质的,目的在基础货币增速不济的情况下,维持货币乘数相对高位;对于降息,笔者早指出(《降息之门已经打开》、《中国货币政策:明年不松》),中国央行政策施行空间早已上移到基础货币领域,降息降的是基础货币的利率,在中国现阶段主要体现为回购利率,不过当前的指标利率是没有明示的,尽管央行有时指出了“利率走廊”的对应指标利率——降息不能再理解为是存贷款利率调整,毕竟都利率自由化和金融市场化了。
经济回升+效益改善,造就未来资本市场回升的基础。2016年以来的资本市场低迷局面,主要受经济“底部徘徊”阶段,市场对经济风险忧虑阶段性上升的影响。对宏观经济体系风险担忧集中爆发,主要集中在资本外流和信用风险两个领域。随着国际金融形势的发展变化,市场对资本外流的担忧基本消除,同样汇率变动,市场已呈现出了不同心态:年初时期人民币兑美元贬值,资本外流忧虑凸显,资本市场面临恐慌,股债皆受打压;6月份的汇率贬值,市场认为是中国为提高出口竞争力而有意为之,将改善中国经济前景,贬值成为了市场回升的基础。
就债券市场而言,虽然当前基准利率已降到历史低位,但和经济格局对应,经济增长下台阶也使得利率水准将继续下行;具体进程受央行降货币成本动作的影响,即取决于央行对回购利率等货币指标利率的调整。另外,在经济“底部徘徊”格局下,经济行为有转向“安全至上”的趋势。“经济人”变成 “安全人”,这点可以解释在经济疑虑一直存在的当下,2015年已来的风险溢价为何会先升后降。因此,即使经济增长持续当前弱增长态势,风险溢价仍有可能维持低位,并不会因此上升,故信用品市场的回升趋势,也值得期待。
(作者系上海bwin首席宏观分析师。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)
weixin